關於部落格
  • 40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制度轉型與民企崛起未來才有希望

源文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2e5b301009ve8.html
制度轉型與民企崛起未來才有希望 (2008-07-14 06:46:21)

                   點燃制度轉型與民企崛起的希望之火

                              文/陳達夫
  日本g8峰會前後,美國《財富》雜志于7月9日公布了“2008年度全球企業500強排行榜”,美國零售業巨頭沃爾瑪公司以3787.99億美元的年銷售額蟬聯榜首,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以1592.6億美元的年銷售額排名第16位,成為500強中排名最靠前的中國企業。其中,在新興市場中,除了中國內地和香港上榜企業從去年的24家增至29家之外,最令人鼓舞的信息則是聯想公司以167.8億美元的年銷售額排名499位,標志著中國民營企業躋身世界市場的梅開一度。
  有人簡單地比較之後就高興地說,美國上榜企業數量從去年的162家減至153家,為10多年來最低。但是,我們無法回避的事實是,其他所有的中國內地入圍者均是處于壟斷地位的巨無霸企業,甚至也可以評價聯想只是一家泛國企化的中國民營企業。而且,我們還有一個不能忽略的問題,中國內地企業入圍的計算前提,也是離不開美元貶值、人民幣升值這一因素的。
   

 

  一、金融壓力逼近臨界點,目前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
  
  現在看來,基于金融方面的原因正在令中國內地企業,乃至于整個經濟社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嚴重困難。
  有意思的是,盡管目前中國內地持續出現股市大幅下跌、地產市場低迷、銀行存款利率僅為通脹率的一半等問題,但基于人民幣利率水平高于美元的現實和海外多數投資機構對人民幣必將進一步大幅升值的預期,正驅動著國際投機熱錢(以下簡稱“熱錢”)(1)的創紀錄流入,潛伏于資本市場、房地產公司或銀行等領域,主要覬覦于人民幣升值的利益。到目前為止,這些熱錢總額甚至超過了中國近年來所累積的巨額外匯儲備:從2001年底的2121.65億美元,到2004年的6099.32億,再膨脹至2007年底的15282.49億;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外匯儲備增加了1540億美元;4月份外匯儲備驟增750億美元,5月份再增加了400億美元,截至今年5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直逼1.8萬億美元(2)。據《文摘報》援引7月7日《國際先驅導報》報道,僅今年前5個月,中國外匯儲備增加了2687億美元,其中貿易順差與外商直接投資1208億美元,而其他不能解釋的金額竟占了55%。目前,這55%的資金被認定為國際投機熱錢。可見,在不出意外的情況下,中國今年的外匯儲備無疑會突破2萬億美元大關。
  再看看商務部7月11日發布的數據,今年上半年,我國實際使用外資(fdi)金額為523.88億美元,同比增長45.55%;外商投資新設立企業14544家,同比下降22.15%。其中,6月份當月我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96.1億美元,同比增長44.9%,增幅比5月份高出近7個百分點;外商投資新設立企業2629家,同比下降27.19%,降幅比5月份高出16.25%。而2007年1-6月我國實際使用外資金額318.89億美元,比2006年增長僅為12.17%;6月份當月實際使用外資金額66.3億美元,比2006年增長僅為21.91%。
  鑑于熱錢流入遠遠超過貿易和外國直接投資總量,說明中國似乎正在敞開大門廣為接收巨額的投機性熱錢。渣打銀行經濟學家王志浩甚至表示,對于外國投資者而言,“中國外匯儲備似乎已變成吸取全球流動性資金的某種巨大的黑洞”。
  參炤德意志銀行最近發布的報告概述的熱錢進入途徑,筆者總結如下:
  1.fdi形式。一般外國公司先以直接投資名義注入資金,之後再將錢轉存中國當地銀行,占熱錢總數的1/2以上;
  2.以欺騙性的出口收據帶入額外資金。一般表現為出口商夸大海外收入超額開具發票,或者,通過進口少開具發票等方式流入,占熱線總數大約1/5;
  3.直接存款方式。一般外國居民每年最多可以存款5萬美元,而香港居民的額度則更高,也不排除他們可能相互勾結;
  4.其他方式,如海外捐贈、地下錢莊等暗道進入。
  不過,據廣東省社科院產業研究所副所長黎友煥說,熱錢流入渠道至少有100多種,且還在不斷創新。
  為防御上述主要以第一種方式表現的熱線流入,近年來,央行採取通過發行債券來分流金融體系內的流動性過剩,並強制各商業銀行提高准備金。然而,一方面,一些跡象表明“沖銷”(sterilise)資金流入體系已接近極限,准備金率屢屢上調,不僅給一些資金困難的中、小型銀行帶來了沈重壓力,同時也直接影響了下游企業,受此影響最嚴重的是房地產業和加工貿易業;另一方面,中美之間的利差意味著央行發行的債券正在蒙受損失,近幾個月的表現是歷來十分罕見的。可以說,一旦資本流入的沖銷體系變得難以有效運行,經濟社會將可能陷入困境,政府必將更加抓狂。面對國內持續的通脹局面,如果繼續實施簡單的人民幣升值或提高利率等措施,又必將吸入更多的熱錢,進而推高通脹水平。
  為應對上述第二種為代表的國際套利資本,這比貿易順差更令政府頭痛。7月2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商務部、海關總署聯合頒布實施《出口收結匯聯網核查辦法》,以防止國際熱錢以虛假外貿形式進入中國。按規定,出口商只有向銀行證明收入是經中國海關記錄的真實貿易交易所得後,才能收到支付款。但是,筆者和大多數企業實際工作者均對實施效果表示懷疑,並因其對貿易活動可能產生消極影響深感擔憂:一方面,僅靠檢查呈遞海關的文件,不會暴露夸大的收據,檢查人員需要檢查貨物本身的實際價值來證明欺詐;另一方面,如果嚴格執行新程序,又會給現實的貿易活動增加新的負擔與風險。
  有專家建議,既然中國面對治理熱錢的難題主要是源自“國際資本豪賭人民幣升值”,何不干脆“一步到位”地讓人民幣升值?
  不過,由于種種原因,今年上半年外貿進出口總值達12341.7億美元,同比增長25.7%;但累計貿易順差為990.3億美元,同比下降11.8%,淨減少132.1億美元。其中,6月份當月貿易順差213.5億美元,同比下降20.6%,淨減少55.4億美元。貿易順差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出口增速相對減緩(↓5.7%),進口增速相對提高(↑12.4%)(3)。一旦“一步到位”地讓人民幣升值的話,在中國出口直接受損的同時,大量熱錢必將突然撤出,勢必傷及經濟社會;央行先後五次上調存款准備金率,至17.5%,但客觀上並未抑制熱錢的流入態勢。
  一般來說,政府進行巨額的外匯儲備,原因多是為了抵御資本流動可能導致的金融危機(4)。不過,不斷增長的外匯儲備也必將加大自身的經濟風險:一旦資本流入得不到有效控制,必將加劇通脹;同時,一旦投資者突然撤出資金,首當其沖的是金融體系直接受到沖擊。
  巨量熱錢後果可能有多嚴重?這首先取決于外匯儲備總額中熱錢所占比例的大小,而今年前5月就已高達55%。這說明在表面繁榮的背後,隱含著巨大的陰影!對外而言,確實是中國的資產;但對內卻是政府對居民、企業、非居民、外資企業的沈重負債:一旦債權人“提款”,而屆時央行又拿不出那麼多美元的話,即出現貨幣危機;接踵而至的,則多表現為惡性通脹和金融危機。
  另外,可能還存在虛假數據統計問題。官方公布的儲備大幅增長中,一部分可以用會計方法來解釋,例如包括了債券持有的重新投資利潤,或已被記錄過的中國儲備投資的海外資產市值增量。但一些經濟學家堅持認為,就今年上半年55%的熱錢比例而言,官方數字實際上只能是低估了。正是由于一方面官方數字可能存在不透明之處,另一方面存在大量的社會臆測和懷疑的存在,將加劇風險後果。
  美國早已發出通脹警告和升息暗示,至今已有五家銀行破產。其中,7月11日,全美第二大房屋信貸銀行imb(5)在不斷加劇的信貸危機中,以客戶11天擠提13億美元為周轉危機的主要表現,終告破產。這些,足以敲響全球金融體系和地產業的警鍾。
  盡管短期來看,目前政府推高油價,改變熱錢流向的預期遠比通過上調准備金和人民幣升值要見效得多,但對利潤正在下滑的中國內地業卻是雪上加霜。高額的國際熱錢、高油價、高進口,而客觀上的貿易順差縮小甚至逆差,對中國絕大多數中小企業來說,無疑是站在了十字路口!

  
  
二、進行企業制度轉型,經濟社會處在真正反壟斷的歷史關口
  
  盡管中國推行科技創新戰略已有多年,也制定了“非公36條”,但為什麼中國直到今天也只有一家民營企業能入圍世界500強?即便是一些善于進行會計造假的企業家也難掩羞澀,進入世界500強〞〞仍舊只是數以萬計的中國民營企業的夢想。
  應該說,中國內地主要的企業在經過多年的“再國有化運動”之後,已經具有了明顯的行業壟斷特徵。目前這一壟斷地位不但沒有得到弱化,相反,各方面似乎都在極力維持,乃至于強化這一獨占表現;甚至有些地方正在嘗試以國有化方式解決企業今後的發展與管理控制問題。但是,相對經濟社會的長期發展和綜合競爭力而言,壟斷已成為創新發展的主要障礙,將進一步挫傷中小企業,特別是非公經濟主體。
  當前,就產業轉型所涉及的技術創新領域而言,政府依舊將大量的科研資金分配給科研院校,同時通過資本市場將大量的資源配置給金融、房地產等壟斷型企業。這樣做的後果,一是中國內地企業至今難以成為科技創新的主體,二是科研院校的教學與科研水平嚴重滯後于市場,三是民營企業和科技企業基本上都遭遇了融資困難。
  為此,結合聯想躋身2008年《財富》世界500強倒數第二位,有人公開評論說,一個孤零零的聯想和其余20多家“中”字頭的壟斷企業,不僅不能說明經濟制度的成功,反而更印證了在提升非國有企業的市場競爭方面,存在著重大的制度缺陷,這樣的資本體系和科技體系,再過30年,也許仍然只有一家聯想企業能入圍。
  筆者是認同此說法的。首先,就運作模式與管理方面來說,作為中國民營企業代表的聯想公司,既是it業的成功者,也是某些業務的失敗者;同時,由于後起之秀華為、蒙牛等民營企業的成長與競爭過程與之並不相同;再次,聯想模式本身的泛國企化詬病,比如,像聯想集團這樣的大企業,其實也是獲得了許多類似于國企待遇的,政府至少在融資、投資與採購方面提供了許多便利,這也是需要我們引起重視的。因此,筆者可以毫不隱諱地斷言,聯想模式是不可模仿,也是不能被復制的。
  按炤民營企業和市場競爭的性質,並結合前述宏觀方面的內容,我們不難看出中國內地企業發展和未來的改革路徑:既要敢于引狼入室,也要學會與狼共舞,方才可能有引領市場,甚至是獨占鼇頭的機會。任何安于國企現狀和獨占資源優勢的做法,只會觸發和加深供、需以及價格矛盾,從而為經濟社會的通脹壓力與民生問題埋下更大的隱患。
  無論起因如何,無論一些脫離實際的“貴族”學者與專家如何評說,中國內地企業的重重內憂,以國內股市暴跌、房市低迷和南方中小企業危機為代表;外憂,則以成本普遍上漲、融資困難和銷量下降為代表。但是,從本質上講,說到底,上述所有問題都同我們的經濟與制度基礎密切相關:如果能夠很好地解決就業與收入兩大經濟社會問題,如果能夠公平地解決資源和制度兩大企業問題,一切矛盾都必將迎刃而解;否則,在出現55%以上熱錢泡沫環境下,更可能會出現大面積的企業關閉,經濟社會矛盾將逐步放大
  處于上述宏觀環境之中,
囿于內在能力不夠和顧客購買能力有限,中國內地絕大多數中小型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都被逼至進退維谷,甚至是無路可走的地步,大面積地存在“打折等于找死、高價形同等死”的嚴重表現。從相反的角度出發,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南方地區最近數年盛行的“山寨機”運作模式,可能也是一種類似于改革開放之初的深圳中小企業做法。這些非法或變相合法之舉,似乎在預示著當今民營企業的“重生”之路,也許是度過多重危機的不得已選擇?!
  就it與數碼業而言,“山寨機”可謂盯准了市場。從手機的營銷與生產角度出發,山寨機制造者如是說:“一定得選最好的硬件芯片,雇法國設計師,做就得做最高檔的手機;平台直接用mtk,屏幕最小也得3.0的,什麼智能呀、電視功能呀、雙卡同時待機呀、能給他裝的全給他裝上:前面一個攝像頭、後面一個攝像頭,手機一開機,甭管有事兒沒事兒都得跟您說:‘咩事啊?’一口地道的廣東普通話,倍兒有面子;手機里再建一讀卡器,卡用索尼的,一個g就幾十塊;再裝一特大電池,365天待機,就是一個字兒〞〞爽,接個電話就得說它一個小時才行;周圍的人不是金立就是cect,您要是拿一外國機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您說這樣的手機,一部得賣多少錢啊?我覺得怎麼著也得2000多塊吧。2000塊?你打劫啊? 1000塊起,您別嫌便宜,還必須打折,您得研究顧客的購物心理:買手機連1000塊都不願意掏的主,根本不怕你便宜;什麼叫現代人士,你知道嗎?現代人士就是買東西就買最便宜的,不買最好的。所以,我們做手機的口號就是:不但要好,還最便宜!”
  筆者認為,“山寨機”的出現和規模化只是一種歷史的倒退,是對企業制度改革的諷刺;不過,這個行業似乎只有“山寨機”制造者們能夠在成本日益攀升的條件下確保盈利,並且,只有他們能夠及時便宜地推廣新的技術和新的產品。就自由市場規律而言,既反襯了壟斷企業的高價策略已經行至市場頂點,也證實了中國內地企業的一種必然選擇“山寨機”是國企壟斷和洋品牌擴張之後被邊緣化的結果,努力地通過邊緣化方式求得生存與發展又是中國內地企業應對經濟危機的一種有生力量
  還有一種普遍的現象,因為存在產業結構和產品層次方面的原因,中國內地民營企業不僅要高度緊張地面對來自宏觀的壓力,也要時刻面臨同伴的惡性競爭。當然,這也是由于宏觀方面無法進行細節干預,以及明顯缺乏具有公信力的行業協會與商會組織,這種現象已經存在許多年了。從這個角度出發,中國內地民營企業的競爭秩序與市場運作模式,必然具有明顯的地痞與黑幫特徵,類似于“老鄉見老鄉背後殺一槍”。比如,7月12日,在中國(重慶)民營經濟發展論壇上,中國民間商會副會長、重慶力帆控股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尹明善說:“在國外,中國企業在海外內斗嚴重。我們不怕強大的對手,最怕的是獨在異鄉為異客、最怕他鄉遇故知。我在國外賣摩托車賣700美元/輛,他(競爭對手)知道就降到680美元,他一降的話我再降,最後又不賺錢了,這個市場轉眼就丟棄了。”
  因此,筆者前文曾因此提出,中國內地企業需要面對兩大市場〞〞自由市場和政府市場。這兩大市場都具有迥然有別的特徵,壟斷者依靠經營政府市場輕易地南肥北富,“山寨機”依靠經營自由市場靈活地東拼西湊;甚或是,國有企業多數是矜持、貪吃和嗜玩的奢華大佬,民營企業多數是直接、三陪和勤勞的短視小癟三。此言雖俗,但中國企業現狀不能不以此看,更因經濟領域存在許多如同長春市委原副書記田忠這類權力販子而更趨惡化。
  
  可見,現實條件下,惟有制度轉型與民企崛起,我們的未來才有希望。
  
  


(1) 國際投機熱錢,也叫國際游資、海外熱錢或投機性短期資本。
(2) 其他熱錢數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助理研究員張明最近發表報告稱,近5年來流入中國的熱錢數額高達1.75萬億美元,緊追外匯儲備。
(3) 據海關總署7月10日發布的數據顯示。
(4) 因資本流動曾引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
(5) imb(中文譯名:印地麥克)截至今年3月31日,資產總額為320億美元,存款金額為190億美元。如果不考慮通貨膨脹因素,其規模僅次于1984年破產的continental illinois national bank &trust co.(資產規模為400億美元)。在樓價下跌和斷供宗數上升的情況下,imb共錄得9億美元虧損。ots(美國儲蓄管理局)周五表示,imb沒能達到局方的存款要求,遂將其業務轉托予fdic(聯邦存款保險公司)繼續營運。fdic計劃7月14日重新開始運營這家銀行,接管imb的成本介乎40億至80億美元,預期會削減3800個職位,裁員人數超過1/2以上。fdic介入事件,全因為參議員舒默6月26日的一封信(敦促銀行監管機構採取措施,以防imb倒閉)。信件發表後11天內,該行客戶紛紛到銀行提款,引發擠提,共計13億美元,導致imb周轉不靈。

 


附錄

1.

 

2.

 

3.據說下文來自imb銀行職員:

    風暴的來臨似乎是注定的,只不過比預期得要快的多。

    早在一兩個星期前,已經謠言四起,ceo仍然堅稱我們有足夠的資金周轉。
    直到周一,一個所有雇員必須參加的會議徹底擊碎人們的幻想。ceo宣布公司停止所有貸款業務,等待政府接管。同一天,股票暴跌50%到三毛一股,幾乎停槃。同一天,50%雇員遭到解雇。
    公司內部氣氛異常詭異,筆者部門暫無人被解雇,甚至大家還互開玩笑,直到忽然一刻,所有人沈默不語,氣氛異常尷尬。

    星期四,全體沒有綠卡的雇員開會,回答有關移民問題,基本上強調立即離境或轉換身份的必要性,回答相關問題。

    星期五,fdic 正式接管。上午有同事稱政府將接管,順利完成公司的結束工作,果然,公司部門內部兩度會議,解釋細節,大約就是配合政府工作,繼續做好本職之類。下午,一群西裝筆挺,面色凝重的人出現大廳。部門總監再次開會,正式宣布 indymac bank15年歷史的結束...取而代之得是一家新銀(indymac federal bank),實際就是一個過渡,直到公司正式倒閉。會後,老板只有一句話:go home……

 

 

 

               〞〞本文首發于《廣東科技》雜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